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散文 » 《峡谷柔情》

《峡谷柔情》

时间:2015-03-09


一直向往着去中原河南,因为他的厚重历史和文化积淀,对于我这个喜欢探幽访古的人来说有着神奇的吸引力,早春二月,寒意料峭,带着放飞的心情来到神往已久的河南大地。

 

此行首选云台山,凌晨从滁坐大巴出发,从皖北到河南,一天行程,领略了中原大地的辽阔平坦,却又难免枯燥,带着十分倦意,傍晚终于赶到云台山脚下,云台山和我们常见的江南江北秀丽的山景不同,一马平川的平原突起一片崇山峻岭,在三月的暮色中,雄壮地直扑眼前,让我们在突然之间屏声静气,一路奔跑浮躁的心,沉静下来,暮野四合,我们仿佛一群倦鸟,归入寂静的山中浓浓暮色里。

 

他们说,红石崖是云台山最著名的景点;他们说,这时不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此时,你们也来晚了,身着黄马甲的管理人员,在队伍的最后不停叮嘱着,快点啊,小心啊,但这一切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游兴。红石崖因地质石质发红而得名,壁立千仞中泻出清泉几许,贪婪地呼吸,泉水带着潮湿的清香,弥漫在峡谷中,人在崖中游,只要移步便换景,一步之景不同,千沟万壑,一路水声哗啦啦的响,旅途的疲劳仿佛随着这哗啦声消为殆尽,心也在这一片片哗啦声中、在这峻峭的峡谷与妩媚的泉水中轻柔碰撞。暮色的降临让峡谷更增添了一份自然的色彩,没有喧哗,没有噪音,暮色中的山像一颗历经久远的琥珀,纯净得又像孩子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远方的客人。

 

夜宿修武县城,河南中部小城干净,秩序井然,即使是夜间,中间的机动车道上也看不到人车混行,看到中心路的“严管街”不仅一笑,仿佛还在几年前的家乡,这里的时光仿佛行走缓慢,云台山上还保留着五六十年代的标语,那个年代的痕迹很多,水库、水电站、穿越在连绵山岗上高压电线杆等等,让我想到很多小学时的课文,很多文章都是描写或出自这片中原吧,家乡地处江淮之间,受长三角的辐射,追随时代的脚步也很快,来到这里,觉得我们很快摒弃的也不一定都是糟粕,发展总是要有所承接的吧。

 

在修武县城住一晚之后,我便想迫不及待地赶往洛阳,因为去河南第一个愿望便想到洛阳,因为那里有国色天香的牡丹,此时看牡丹为时尚早,根本不在此行所列,然而仍然执著要去,哪怕只提前几个小时,到了洛阳市已华灯初上,不见牡丹花影,只有鳞次栉比的商场、超市、专卖店,光怪陆离,行人撞撞。身处洛阳城中,不闻旧时花香,夜来静卧酒店,坐卧梦乡深处,怀想千娇百媚的牡丹从武媚娘身边穿过千年风雨执著开来,而洛阳已从当年古都繁华圣地成为一千年以后的中部工业城市,历经着历史沧桑,世事磨炼,像一位盛装的少女蜕变成一个持重的理家妇人,为柴米油盐操劳,为家人衣食着忧,当浪漫零落成现实,像花瓣散落进油烟,虽沾满人间烟火的喜庆,仍不免让人唏嘘。千年之后,追寻而来,无法细辨她的美,或许,经历沧桑的美,不看也罢。

 

对少林寺的感情自不必说,小时看《少林寺》,许多情景历历在目,“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郑绪岚的牧羊曲,总把人带到人生最初的纯净时光中,一片梦幻的风景里,真的是寻梦,寻年少时看《少林寺》的痴狂,寻心中的牧羊女,寻风雨一肩挑的武林高人,寻日出,寻晨钟,至或那飞鸟……然而到了少林寺才知道,歌曲和电影实在美化了少林寺,这里既没有佛门的幽静,也没有牧羊女的纯情,处处商业气息,见到的僧人都在拉人收“功德”,还有三两个僧人在靠在圣地塔林闲聊晒太阳,一个个掏耳朵、鼻子……实在无法再看下去,一遍遍在心里哼着《牧羊曲》的曲调,在嘈杂的少林寺中,梦想与现实一同跌落。回想李连杰在里面还算纯真的笑脸,尽管那时已看出他眼中的不同寻常,和出演这场电影的演员一样,共同看《少林寺》小伙伴早已各奔东西,时光流逝,世事辗转,让人奔跑在时间的丛林里茫然无措。

 

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此时的少林寺所在地——文登县,已多了一个人文景观,那就是前任公安局长任长霞,向来不喜欢不食人间烟火的模范,但那年读任长霞的事迹还是被深深感动了,只因为所有的事迹背后,她只是年迈双亲的普通女儿,只是一个十岁男孩的母亲,来到她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地方,难免增加了一份朝圣的心情,坐在去文登的车上,我宁可不相信导游的话,她说任长霞因匡扶正义,得罪的人太多,最终是被人暗害的,我真的不相信,但那一刻,我的眼眶还是湿了……

 

河南之行仅仅三天,走马观花地走过、看过,愚心拙笔,无法记录下此行的种种美景和心情。贪婪地拍照,作为另一种记录,然而当我在光影里留恋的时候,曾经最为依恋的文字在我身后啜泣……是的,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反之亦然。那天傍晚在红三石崖拍照,冷峻的峡谷、温柔的泉水、清凉的山风相互缠绕,我想到“峡(侠)谷柔情”,回来后就用它作为这篇散记的题目,或许更为了曾经风雨一肩挑的少林寺,为了豫剧里谁说女子不如男的杨门女儿,为了长眠在那里的一位普通的母亲——任长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