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好文 » 《六月心情》

《六月心情》

时间:2015-04-05


六月,梅子熟了,天也渐渐地闷热起来。想做的事很多很多,收拾零乱的家,把厚重的冬衣和棉被放好,把笨重的皮靴和棉鞋洗净晒透装盒子,把海绵垫、电热毯和取暖器等等收起来放进角落里,总之,寒冷的冬天曾带给我们温暖的诸多东西此时已显得多余。晚上已经有蚊虫了,要把蚊帐支起来,还有孩子和孩子的作业,还有父母每况愈下诸多不便的身体……已为人妻为人母,家的感觉就像冬日的衣被,既是温暖的依托,又是厚重的责任,需要我们用心来打理。

 

最想做的是静下心来读自己喜欢的书。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让我爱不释手。从洪武大帝到万国来朝再到日暮西山,当年明月以史料为基础,加入了小说的笔法,对明朝十七帝和其他王公权贵的命运进行全景展示。抛开那些跌宕起伏的政治权谋和帝王心术,让人感慨万千的是那些从曾经的辉煌风光到沧桑落寞的人生境遇。从书中你可以知道明朝大才子杨慎有着怎样令人触痛的际遇,让他写出如此气度宏阔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在后人的眼中,明朝的江南才子唐伯虎是风流才子的代名词,而真实的唐伯虎又因为一场怎样的考试导致了他一生的悲剧,在他纵情的笑容背后,是怎样的酸楚和无比绝望的灵魂。他的无奈他的痛苦他的挣扎他的坎坷一生都被付诸笑谈中。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只有这首桃花歌仍旧在诉说着他的心声,萦绕千载。

 

而同是明朝的心学大家王守仁(别号阳明)却始终给人以正能量,在经历了穷山野岭的荒凉、无人问津的落寞、悟道的喜悦后,他又在金戈铁马、烽火连天的战场上运用他的哲学和智慧领悟出“知行合一”的道理,并将它发挥到无往不胜的极致。四百年后,有一个年轻人读了他的书,看到“知行合一”这句话,佩服得五体投地,以此作为自己的终身行为准则,并据此改名——陶行知。

 

读着那些曾经的过往让人不由得在心头平添万千感慨。

 

而伴了我几年的枕边书《于丹<论语>心得》和《于丹<庄子>心得》总是不愠不火,就如多年的老友不离不弃。北师大于丹教授以丰富的国学底蕴带我们穿越千古尘埃,领略了孔子的儒雅与从容,见识了庄子的睿智与逍遥……

 

静下来的时候,我常常在想孔子所言的人生六个阶段:十五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孔子以简洁而智慧的语言概括出这样一个从十五到七十的人生历程和状态,对我们现代人来说,仍有许多启迪意义。是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的十五在青涩无知的懵懂中过去,我的三十在孩子甜美的睡梦中溜走,我的四十又猝不及防地走来,我能做到四十不惑吗?仔细想想,我连孔夫子所言的不惑是什么概念还没有弄清楚,又怎能做到不惑呢!

 

记得一本书上说过这样一句话:认真对待你的工作,工作也许不如爱情来得让你心跳,但至少能保证你有饭吃,有房子住。我很喜欢这句话。我想当一个人能领悟到这其中的内涵时,也许就是不惑吧!

 

历史是精彩而苍凉的,日子是琐碎而温馨的,工作是辛苦而美好的,生活就像六月天,需要你在燥热中寻找内心的清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