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优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微笑的夏天》散文精选

《微笑的夏天》散文精选

时间:2015-04-15


“微笑”,这恰到好处的拿捏,大概只有初夏才诠释得最到位。这宛如绿叶间忽然现出的一个花苞,含羞地守望外面明亮的天地,像是无意般地露出一点颜色来。这是花儿的微笑:俊俏的外衣、新鲜的色调是挂着笑容的面庞;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是微微的娇羞。空气中卷了些比春风更浓烈的气味,在阳光下被炙烤得发烫。没错,这就是初夏。

 

立夏这天,早都熟悉了的景物又仿佛变成了全新的。从摸不着的远远的天,到足下的泥土,都焕发出光彩。冬天的早上,常常被浓雾覆满,稍远的楼房都淹没在湿重的白色里;现在天亮得更早,清晨也还有薄雾,却只像一层轻纱,很有分寸地停留在一排杨树梢头,不挡住它身后的楼房,只使人觉得掀开它的一个角,就会和迎面而来的蓬勃的花香鸟叫撞个满怀。瞧,雾也懂得微笑,它抛给你活跃的期待,给你若有若无的甜美——一切都是欢笑的、自由的,但尚还矜持。

 

泥土中的小生命,也被一股不知名的神奇力量唤醒。在盆中蛰伏五天五夜之后,立夏清晨,忽然一只白色的小嫩芽弓着身子从泥土中钻了出来,令我欢呼雀跃。仅仅一个时辰之后,我惊奇不已地发现了第二棵柔嫩的小生命,它稍晚破土,却已长出足足一寸,合抱的子叶即将打开。新生不仅仅在春天,夏天的序曲里,争先恐后地冒出的小生命,仍继承了它们一贯的勇敢兼含蓄的性格。及至下午,已有四棵小苗按序拱出,最早出现的两只飞速生长,满怀信心地为盛夏开花作准备——现在它们饱满的茎,苍白的叶,都只属于这一天的愉快,惊鸿一样的惊喜,很快就将被新生的复叶所取代。立夏的小苗,也不过是淡淡的微笑,若隐若现地醉人。

 

还有衔一根草茎的燕子,不慌不忙地一同筑巢,挤在水泥之间;圆滚滚的喜鹊,有时就停在窗外,悠闲地憩息在不锈钢窗栏上,对屋内的人毫无兴致;吵闹的一群麻雀,渐渐腻烦了烤得滚烫的砖石,在路灯的阴影下热烈地讨论——在人“占领”了的地方,季节同样并不吝惜通报它的更替。立夏了,春天的朦胧开始散去,生命蕴藏的能量慢慢舒展,待初夏之后就是最美的年华盛开。

 

初夏,就是微笑的季节,你感觉到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