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写景作文 » 小学写景400字 » 描写大树的作文

描写大树的作文

时间:2015-03-13


《我和小树同成长》

今年的植树节又要到了,看到我家门口的那棵小树,去年的今天所发生的故事就会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那是一个微风徐徐的下午,我和几个小伙伴高高兴兴地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当时,正是植树的好季节,路上很多农民都用拖拉机正在运输小树苗呢。于是,我们便调皮地随着拖拉机后面奔跑。啪,一棵小树苗滑了下来。我赶紧跑过去拾起树苗准备还给主人。唉,当我拾起来的时侯,拖拉机已经跑到很远的地方了。看来是追不上了,怎么办呢?我突然想起老师不是让我们每人回家都要植树吗?既然我没法还这些小树苗,倒不如把它们带回家栽起来,不同样很有意义吗?

 

回到家,我就和妈妈商量把这些树苗栽起来。听了我的想法,妈妈感到很高兴,因为我长大了,是个懂事的孩子了。在妈妈的指导和帮忙下,我们就开始忙了起来。我们先挖好树洞,再把树苗放进去,放的时候要把树苗摆直,然后再培土,接下来给每棵树苗浇水,最后再盖点土,这样一来就算成功了。虽然我感到很累,但看到这些树苗都挺立在我们的面前。我和妈妈都开心的笑了!

 

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我都要去看看我的那些好伙伴——小树。妈妈看到我这样,就笑着对我说:“你就和它们比赛吧,看谁长得快?”我说:“好呀!”时间过的真快呀!今年的植树节又要到了,我准备在它们的旁边再栽一些小树苗,让它们陪我共同成长!

 

《树的自述》

我们生长在一个美丽的地方——地球。我们家族千千万万,我们一年四季都在为人类工作,人们夸我们是绿绒大伞,是防护卫士,是鸟的天堂。猜出我们的名字了吗?对,就是——树木。

 

春天,园林工人把我们栽到土里。那时,我们还是一棵棵小树苗。在春风姐姐的吹拂和春雨弟弟的滋润下,我们拼命长高,抽出嫩叶,并且不断地吞下二氧化碳,同时呼出大量的氧气,使人们呼吸到新鲜空气。

 

夏天,我们换上翠绿的衣服,茂盛的叶子连成一片。人们就在我们的脚下嬉戏玩耍,下棋、聊天……每当这时,我们都倍感快乐。

 

秋天,姐妹们便开始生儿育女了。瞧,有火红的苹果、金黄的鸭梨……构成了一幅秋收的图画。

 

冬天,好似蒲公英一般的雪落在了我们的身上。这时我们就像海底的珊瑚,漂亮极了。

 

等我们老了,人类把我们伐倒,制造成家具、用于房屋建筑……

 

我们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但我们并不索取什么,只希望人类能够爱护我们,因为我们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小巷的三棵树》

那是三棵苍老的树,它们就屹立在我住的小巷的巷口处,与它们相伴的是另外几棵年轻的树。这三棵树与我家门前的杨树不同,它们并没有伴着我一起长大,我与它们之间没有同龄人般的亲切,但从我第一次看见它们时就感受到一种长者般的厚重和沉稳。没有人记得这三棵树的年龄,似乎从有这个小巷开始便有了这三棵树。

 

树的枝干因重力而弯曲,像一座巨大的拱门横跨在小巷上,厚密的树叶遮蔽了天空,在树下留出一大片荫凉之地。每当夏季的傍晚,总有几位老人在浓荫下摇着蒲扇聊天、下棋。

 

在夏天,这里是孩子们最爱的去处,中午时分,阳光最强时,炫目的光线穿过厚密的树叶在树下的地面上留下一块块亮黄的光斑,这便是那些没有午睡习惯的孩子们的最好游戏场所,他们在光斑间跳跃着嬉笑着,其中包含了无限的乐趣。树下,在泥土中闷了几年的蝉儿争先恐后地爬上树干,褪去缚在身上的旧袄,在树干上留下一个个背上带着裂口的蜕壳。从发现第一只蝉蜕开始,小巷中的孩子就忙了起来,他们翻遍了树上树下每一个他们能找到的地方,似乎在那些中药材店老板眼中,这些蝉蜕总是有些价值,这一点点的价值便激发了孩子们寻找的热情。他们在搜刮了每一棵树后,每人都有几十个“战果”,他们会把其中最完美的挑出来,把那些破损了的卖到中药店,用换来的钱买冰棒、奶糖和橡皮泥,这足够他们耗一段时间的了。当然我童年的乐趣也在其中。

 

我喜欢深秋季节三棵树的小巷,仿佛一夜间树叶就成了金黄色,纷纷扬扬地随着萧索的秋风而下,要不了几日,水泥地旁略显潮湿的泥土上铺上了一层橘黄色的落叶。那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地方,功课之余,我喜欢在这铺上落叶的土地上走走,去聆听落叶与鞋、落叶与落叶间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去感受自然的宁静与和谐,这时我便能放松心身,让心灵变的幽远。

 

这三棵树给我无数美好的回忆,然而树终究还是老了。今年的风比往年来的更早,也更猛烈,一夜风雨之后,最靠近小巷口的那棵老树倒了,它并没有折断,而是被连根拔起,巨大的树根掀起了水泥路沿的边沿,它吃力地斜靠在一堵墙上,向上伸出的臂腕仿佛在做最后的抗争。后来再去看它时,它已被截成了一段段运走了,成了建筑的材料、家具或我书桌上的白纸,总之它的生命结束,似乎也并没有从新开始,它留下的巨大树桩,长满了墨绿的苔藓和一些褐色的菌类,却没有看见新的枝干长出。几个月过去了,树桩还是静静地躺在那儿,有时看见那几位常在树下下棋的老人盯着毫无生机的树桩发出一声接一声的长叹。

 

少了一棵树的小巷仿佛少了点灵气,光与影的分界线变的锐利了很多,每当从倒树的旁边经过时总感觉头上少了些什么,心中似乎也少了些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