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心情散文随笔 » 《渐行渐远的乡村酒宴》

《渐行渐远的乡村酒宴》

时间:2015-04-06


今年五一小长假,我回到阔别七年的闽西农村老家。村里原先的土屋大部分不见了踪影,只见一幢幢小别墅醒目地立在路两旁。

 

叔叔家也盖起了一幢三层小洋房,定在五月二日办乔迁酒宴。

 

那天,我起了个大早,以为会看到不少熟悉的脸孔,却看到一群陌生人在屋子里进进出出地忙碌着。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叔叔请来的流动酒家,流动酒家的工作人员承包了酒席的所有事情,根本就不用东家插手,所以邻居们也不用来帮忙。

 

近午时,客人们陆续到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让这幢三层楼房终于有了喜庆感。各种菜肴先后被端上桌,宾客觥筹交错,热闹了好一阵子。酒足饭饱后,客人们依次退席,流动酒家的员工非常利索地收拾好杯盘锅碗,打扫干净屋子,然后匆匆离去。

 

看着那整洁干净的新居,我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伤感。

 

想起小时候村里办酒宴,那可是“全民动手,丰衣足食”的节奏。在我们村里,如果是办丧宴,每家都出一个劳力不请自到。要是喜宴,东家五服内的族人全家都要上阵。

 

每一场酒宴都有一个“理事”,这个“理事”通常由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担当。“理事”在酒宴的前三天要安排好各项事务,每项工作都需具体落实到每个人身上,并把安排结果写在一张红纸上,贴在大门口。

 

安排妥当后,大家就开始做准备工作。男人们卷起袖子磨刀霍霍,鸡、鸭、兔、猪被开膛破肚。女人们则从田间地头摘回瓜果菜蔬,门前小溪里就有了她们择菜洗菜的身影。摆酒宴这天,大家就更忙了,起灶的起灶,切菜的切菜,支桌子,摆碗筷,烧茶送水,众人各施其责,忙而不乱。

 

一场酒宴,前前后后大概有六天时间。 如果是喜宴,最开心的要数我们这些小孩了,那几天,我们不用干活,每餐还有好菜好饭吃。晚上,几盏一百瓦的白炽灯泡照得屋前屋后如同白昼,我们在灯下捉迷藏、玩老鹰抓小鸡游戏。通常这时候大人们都不会干涉我们的,因为像这样整个家族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日子实在不多。

 

那时,每一场喜宴都是村里盛大的节日;那时,厨师们精心制作的每一道菜都不逊于“舌尖2”里的菜肴。可是今天,我看到的是一场由别人来操办的酒宴,很多菜都是打包带来。酒宴快捷、方便却无滋无味。

 

早在十几年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村里留下的大都是老人和小孩,哪家有了喜事都只能挑逢年过节的日子。归乡的人们,习惯了城市快节奏的生活,不再愿意花上几天时间去筹备一场终归要散的酒宴;习惯了酒店的便捷,不再有亲历亲为后的成就感;习惯了城市防盗门背后的孤寂,似乎也不再需要邻里相聚的温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