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心情散文随笔 » 《海上的父亲》

《海上的父亲》

时间:2015-04-05


从我记事起,对于父亲的印象就是那个提着大包小包突然回家的陌生人。小时候觉得他于我来说是个陌生叔叔,他很少回家,一进门就一手把我抱在怀里,用胡子亲来亲去,我则是推开他,害怕地跑到母亲的怀抱里,母亲会温柔地和我说,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你看你爸爸给你买了好多玩具,好多好吃的,快打开看看。

 

儿时的记忆里都是母亲带着我上学、放学,教作业,带我去玩耍。母亲常跟我说,你的父亲是海员。我告诉了其他的小朋友,他们和我一样,以为海员就是海军的意思,穿着蓝色的水手服,手掌舵轮,站在甲板上看海鸥翩飞如那海风里翻卷的书页。

 

其他小朋友竟没有笑话我几乎没有爸爸陪伴的意思,他们觉得在海上生活和工作很神勇,是大力水手。正因为这样的观点,我才没有那么的自卑。我的好伙伴们——不知道他们是好心慰藉我、还是真正的佩服海员。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理解了父亲,了解到海员和海军的不同,而海军更加艰辛。他每每回来,都会黏着我和母亲,陪着我们,弥补我们之间逝去的时光。父亲说,他常年在海上漂泊,但他并不心慌,因为有家。我们三个就是家,有家就有盼头,有家就有希望,我不在,你的母亲支撑了整个家,所以你要懂得尊重你母亲,要努力学习,让你母亲省心,这样还能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就不必像爸爸这样幸苦。

 

一次,他所在的船经过渤海湾,他在凌晨的夜里爬上十几米高的桅杆维修,他很快就修好了,却被冻得外寒里冰的,冬天的海夜是零下的温度啊!他说在船上人会被海浪摇得来回15度倾斜,站都站不稳,像个不倒翁,不像诗歌里写的如摇篮那么浪漫。

 

我想起了《海上钢琴师》这部电影,钢琴师弹奏时,人、琴在船里来回倾倒,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和地震没区别。海浪来袭的时候,人和物都像玩具一样被海水戏弄,而钢琴师的手指也和狂啸不止的海浪一样,不间断的演奏,要爆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父亲说,每每遇到凶猛的海浪,他就躺在床上,哪也不去,因为站都站不稳。就算是做了十几年的老海员,也会有晕船的时候,大陆上晕车和晕船根本不能相比。人在大海面前显得如此微渺,可人依然无所畏惧。

 

我上初三时曾听说父亲要去国外航行,我坚决不同意。害怕他经过马六甲海峡遇到猖獗的海盗,害怕他真的像新闻里说的,被海盗们困住,每天给他们吃臭烘烘的鞋垫,连政府都没办法。他答应我不去,他即将沿着黄海漂泊。临走之前,我和母亲都很舍不得。那天正巧是我将面临的中考的前一天,他却要走了,在这一年相聚的最后一刻把我抱得很紧,温和地说,不要有压力,尽力就好,考完了跟你母亲去外婆家玩几天,啊。

 

我嘴上说着好,可是我知道,他,一走就是一年,在这么漫长的寂寥的时光里,我只能在他靠岸的时候给他电话,如果要看他,也是要坐着火车,去他所在的岸边匆匆一瞥。已记不清多少次,我在深夜里流完了眼泪暗自伤感,恰好发现第二天母亲的眼眶也红了一片。母亲比我更加伤感,她先我五年认识父亲,先我十二年夜夜思念他。因为七岁前,我不懂得父亲这个词,是拿来思念的。父爱进行时是最美、最奢华的时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