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心情散文随笔 » 《品味菊花》

《品味菊花》

时间:2015-04-04


菊为寻常花卉,却深受国人青睐,赞其为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历代赏菊、采菊、饮菊形成传统。比之其他花木,菊与人的关系最为亲密。很多时候还以菊喻人,传神地表达了人们的某些高雅的追求和品位。

 

菊本属野花。在旷野坡岗,常常看见菊花迎风傲立,一丛丛、一蓬蓬地尽情绽放。她们裹一身绿衣,吮吸着日月精华,竭诚地捧出一朵朵金黄色小花,那是献给大地母亲的心灵珠宝。

 

菊花栽培历史悠久,孔子曾说过“季秋之月,鞠有黄花”的名句。黄花即菊花之谓也。经过人工长期精心培育,菊花已繁衍成为子孙品种庞大的繁盛家族。名贵品种代代层出不穷,花色姹紫嫣红,金黄玉白,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花形、花瓣更是瑰丽多变,花冠大者如盘……每逢菊展,那千姿百态的菊花海洋引来人潮涌动、观者如堵。盆栽菊花得到人们普遍喜好,登堂入室进入百姓家,增加了温馨素雅的氛围。赏菊赋诗,持蟹赏菊演变为传统习俗。菊花与人亲近,任人培育,适人心愿,成为美化和装扮城市、家庭的一道绚烂、高雅、富有生命活力的植物景观。

 

人们赞美菊之质朴、谦和、坚强、高洁、美丽。菊花坚贞,守身如玉。花期漫长,花容如初,即使花枝枯萎,花朵们仍抱紧枝头不愿离去。她不与春花争早,不与夏花斗艳,更不与冬花论高下,只在凋谢的秋风里自在地开放。

 

古代文人尤爱菊。浪漫主义大诗人屈原在代表作《离骚》中,比喻自己高洁的品行:“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东晋大诗人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归隐,躬耕田园,诗酒自乐,每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宋杰出女词人李清照,身逢乱世不幸,自叹“人比黄花瘦”,以饱受风霜、形象瘦而气质佳的菊花,用来自况境遇,表达执着不懈的精神追求。

 

可见,菊花足供观赏养眼,怡情娱性,其品性启发人砥砺节操。难能可贵的是菊花可入口,春天鲜嫩的枝叶就可以做成一道美味佳肴,各种菊花食品清香扑鼻。更值得赞叹的是菊花融药品、饮品与一身。菊花茶是我国传统饮品,而药用白菊作为保健饮品更博得现代人推崇。

 

滁菊是我市独有的菊科品种,最早产自定远县池河和南谯区大柳一带的为佳,为我国原地域保护产品,已有数百年栽培历史,贵为四大药用白菊(滁、亳、徽、杭菊)。古人誉为“金蕊玉瓣、翠蒂天香”,形神兼备地勾画出了滁菊俏丽的花形和天然保健价值。

 

早在李时珍《本草纲目》中就对滁菊作了记载。清末滁菊被列入宫菊。《现代实用中药》评价滁菊“味最清凉……白菊中以此为最良”。权威《中药志》评论“滁菊瓣软细浓密,味清芬幽郁,故视之为珍品”。

 

长久以来,滁菊以药用为主,具有疏风、清热、明目、解毒之功效,为防治感冒伤风、高血压和治疗心血管等疾病要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自身保健重视,滁菊作为保健饮品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识和喜爱,许多来滁观光旅游人士的购物产品多有滁菊,滁人外出一般首选滁菊作为馈赠礼品。近年选市花时,滁菊选票遥遥领先,可见滁人对自己家乡特产的珍爱程度。

 

现代社会节奏快,容易上火,多喝一点菊花茶,有利于缓解压力、疏筋活血、清心明目。浸泡、品味滁菊,真是一个容易享受的赏心悦目过程。滁菊在玻璃杯中慢慢地舒展,金黄色的花蕊翻身、渐渐向上浮起,白玉般的密细花瓣随着展开舞动,一朵朵富有生机的滁菊在水中复活了。品味着芬芳清香的菊茶,只觉心中少了一份俗气,多了一份淡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