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抒情散文 » 名家散文 » 《浅夏时光》名家散文

《浅夏时光》名家散文

时间:2015-04-15


落花流水春去也。春天留下一抹丽影,绝尘而去。大自然的舞台从来不寂寞,季节的幕布已然拉开,夏天的裙角隐约可见。浅夏是一位施了淡妆的小家碧玉,轻灵美丽,带来一段淡淡的、舒适的时光。浅夏时光,仿佛是荡在开满鲜花的秋千架上的,轻盈,梦幻,让人陶醉。

 

杨万里诗中写到:“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诗里描绘的浅夏风光美丽自然,泉眼细水长流,浅夏绿意渐浓,小荷刚刚露出尖尖角,早有一只蜻蜓停歇在上面了。画面充满了情趣,流水绿树,小荷蜻蜓都那么惹人爱。我想,蜻蜓比人更能捕捉到浅夏的美丽和芬芳吧,所以早早去赴荷花之约。

 

浅夏时光,初恋一般芳醇。如果说春季是一段忧伤隐秘的暗恋,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吐露心声。那么到了夏季,大自然已然揭开了朦胧的面纱,展现出动人的笑靥。这个阶段,不浓不淡,若即若离,暗香浮动恰恰好。浅夏时节,气温回升,还没有到炎热之时,给人的感觉最舒服。大自然以绿色为主色调,浅夏之绿,比春天的嫩绿多了几分厚重,但是又不至于绿得沧桑,这种绿,不深不浅,最养眼。到处都是明亮的色彩,一切的欲说还休,都坦露了出来,但还不至于太热烈,如同爱情,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刚对。

 

浅夏时光,一切都在潜滋暗长。柳树的柔枝不再弱不禁风,杨树的绿叶不再探头探脑,树木密叶满枝,宣示着夏天的来临。浅夏比春天更富有声响,风吹树叶,有哗啦啦的响声,那是风的声音;雨也已经小有声势了,不再润物细无声;草木庄稼长势正盛,能够听到它们拔节的声音。初夏的花,不再羞涩,开得更明媚了,香气馥郁。浅夏时节,有声有色,有香有味。

 

浅夏时节,在朦胧的花香中入睡,连梦都蝴蝶一般轻盈。浅夏的气息,总是让我想起故乡。初夏,院子里的槐花开了,整个世界弥漫在清甜的槐花香里。我们几个伙伴攀到墙头上,摘槐花,或者用铁丝弯一个钩子,绑在竹竿上,这样来把高处的槐花钩下来。大家兴奋地在树下跳着,叫着。大把大把的槐花到手了,交给母亲,让她做槐花饭吃。我的记忆里,有一个不曾淡去的画面:浅夏阳光煦暖,熏风荡漾,院子里鸡鸭叫着,狗儿悠闲地卧在门口。母亲在灶台前忙忙碌碌,灶膛里的火烧得哔哔啵啵,饭菜的香味钻入鼻孔。

 

那些时光,是一生中最难忘的。如果把人生比作四季,浅夏无疑是最好的年华。岁岁浅夏,留下了太多美好的故事。

我愿在浅夏时光里,浅浅地醉一次,浅浅地爱一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