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抒情散文 » 名家散文 » 暖老温贫

暖老温贫

时间:2015-04-12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是长辈、师者,他们濡染岁月风尘,饱经人生阅历,化勤劳睿智于己身,润泽后代。

 

我家四世同堂,我的奶奶年已90,干瘪枯瘦状如老梅一树,虽叶已凋零、花期开尽,却依然有大美。

 

她仍穿着我小时见的对襟褂子,棉布质地,蓝色洗得发白。我每次见她都要笑,“奶奶,你怎么一点儿也不肯变?还是老样子。”母亲每每给她买来新衣,奶奶却嫌它们扎眼,不肯换,总被搁在箱子压底。平日所用茶碗、梳子、鞋袜以及枕头都是旧时留下的,粗瓷、原木,带着隐约的裂纹,裸着残缺的边角,却环绕着暖意。这暖,在流年里聚集起来,就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再说我的父母。转眼四十载,已将婚姻打磨成熠熠闪光的红宝石。想母亲当年,千里迢迢奔赴父亲部队,此后暗自庆幸:“亏我去得早,断了那几个女兵的念想,不然你爸就成别人的,也就没有你们仨了。”母亲守着甘愿,陪父亲转战南北,穿布衣嚼菜根,过得清贫而知足。

 

新居装潢,老公策划要在背景墙挂一幅十字绣。市场卖的商业气息太浓,终不能如我心意,想着还需自己绣一幅,就借郑板桥诗联的意境,“青菜萝卜糙米饭,瓦壶天水菊花茶。”不论颜色笔画,都要简朴、素淡。

 

想来自己于生活,竟也是朴素的态度,暖老温贫,点缀着代代平实的日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