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伤感散文 » 感 怀

感 怀

时间:2015-04-06

  感 怀:

又是一年清明。人到中年的我,总是在这样的时候,生出许多感怀。

 

去年的清明节前夕,黎明时分。一阵心惊肉跳的电话铃声,那边公公悲痛的声音传来:快来,你弟弟……去世了。我的耳朵像是听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缥缈得让人恍惚。我喃喃重复着公公的话,泪水一下子哗地涌了下来。

 

火速赶到小叔子家,屋内已是哭声一片。年迈的公公婆婆哭得死去活来,那种白发人哭黑发人的痛,让每个人听着都揪心。小叔子媳妇哭倒在床边,不停地喊着小叔子的名字,她怎么也不相信,一夜之间,天塌下来了。流着泪,我扭头去看窗外,窗外的树木正吐着新绿,枝头的小鸟在欢唱。都是生机勃勃的啊,可人的生命怎么就如此脆弱?

 

夏天的一天,也是大清早,还在梦乡里,被电话铃吵醒。是一好友打来的。她告知,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她的父亲昨日遭遇车祸。老人死得很惨,尸首被肇事者压得七零八落。犹如身上突被浇了一盆冷水,我听得浑身凉嗖嗖的。

 

看着女友哭得泪雨横飞的样子,不禁

凄凄地想,我们有父母的呵护,他们慈爱的目光,注视着的好日子,渐渐远去了,人到中年的我们,开始品尝生活的另一种沉重和无奈。

 

那是深夜。午夜凶铃再一次吓得我睡意全无。是母亲的电话。电话里,母亲的声音虚弱如棉花。她说,儿啊,妈好难受啊…… 急救车呼啸着把我们载到医院。还好,抢救及时,母亲脱险了。那一刻,我摸一把额上的汗,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放下来了。

上周,正在家中写稿。儿子学校的班主任来电话,说儿子被人打了。我心头一紧,以为儿子闯了什么大祸。儿子的班主任说,您别激动,是男孩子之间打群架,还好,被及时制止住了,没有造成严重影响,您儿子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听完班主任的话,我长吁一口气。

 

现在,真是怕了接这样的电话,仿佛已承载过度的心,再也禁不住这样的折腾了。可人到中年,你面临着上有老要牵挂,下有小要操心,人生的重压和责任一点点在加码,而你又不能不去面对。于是,便常常怀恋那些逝去的安然静好的岁月。那时候年轻的我,却总是嫌日子过得太庸常、平淡,一点不如小说般惊心动魄。现在,倒是希望生活能过得波澜不惊,甚至死水一潭,平静得能望的见阳光下那飘落的颗颗尘粒。只要我的亲人、朋友们一直平安快乐就好。

 

但是,这样的好怎么可能永远呢?那些你害怕接的电话,还会在一个又一个不可知的日子里接踵而来,令你悲伤、担忧、恐惧。但无论怎样,哭过恼过怕过,梳梳洗洗,再去迎接一个艳阳的明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