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记事 » 《父亲的故事》

《父亲的故事》

时间:2015-04-04


每个人的父亲,总会给自己留下许多记忆。这些记忆里也一定有终生难忘的,有的甚至会对自己处世为人产生重大的影响。

 

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抗日战争期间当过村里的农会理事长。他英年早逝,只活了三十八岁。父亲留给我的印象是勤劳朴实,精力充沛,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爱憎分明。同龄人中无论本家的还是外姓的,都叫他大哥。年长的都亲切地称他大侄子。他笑口常开,热情飞扬,有一股使不完的劲。除了种好自家的地以外,还经常帮助体弱的邻里车水、犁田、播种、插秧。邻里间的矛盾也常由他去化解。乡亲们尊重他,闲暇间总喜欢到我家来找他聊天。我从小耳闻目濡许多。我的父亲虽然是一个平凡的劳动者,又没有多少文化,可他的许多行为举止,随着我年龄、知识的增长而在我的脑海里越发清晰,并终身难忘。尤其有两件事,对我的品格的形成影响极大。

 

一是借盐。旧中国的农村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灾荒加战祸,农民生活十分艰难:“鸡鱼肉蛋不见面,肉补衣裳天补房。缺油少盐寻常事,青菜萝卜半年粮。”1945年,我刚6岁,这年冬天一个傍晚,母亲熬了一小锅稀饭,说是稀饭,那绝对稀得够水平:“一吹九层浪,一吸三条沟。”正要用大锅烧青菜,发现家里没有咸盐了。父亲一手拿起空盐缸子,一手搀住我往东邻大妈家去借盐。刚走到大妈家屋后,突然一只红头花母鸡从草堆下边窜了出来。父亲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大妈家老母鸡在生野蛋。他近前一看发现草堆下面一窝好几十个鸡蛋,父亲俯身数了数,哇!38个。父亲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的夹褂子铺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将鸡蛋拾起包好拎到大妈家。

 

“嫂子,你家有只母鸡生野蛋。”

“大爷来啦,你从哪里看到的?”

“在你家草堆下面。”

 

大妈接过我父亲手里的鸡蛋,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父亲笑了笑,说明借盐的来意。大妈随即从她家的盐壶里挖了六调羹咸盐,递给父亲说:“不用还了。”“那哪能?有借有还,下借不难。”

当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父亲此举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点亮了一盏通明的灯……

 

二是给三奶奶下跪。抗战胜利前夕,罗炳辉将军挥师天长打得小鬼子闻风丧胆,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减租减息支援前线如火如荼。我父亲的农会也十分活跃,一边根据上级指示向富有的人家摊派公粮,一边招募壮丁。有一天晚上,我父亲嫡亲三叔老夫妻俩带一长工送来一担稻谷,要我父亲向上级说情减免他家的公粮。父亲斩钉截铁:“这是上级的规定,我无权改变!派你家出二十担稻谷,一粒也不能少。”三奶奶知道我父亲的脾气是说一不二的,只得含愤而去。

 

三天后,三奶奶家的公粮如数上交了。到了晚上,父亲挑着三奶奶派长工送来的那担稻谷,让我和他一块送回三奶奶家。父亲轻轻地敲开三奶奶家的门,见三奶奶怒气未消,就猛然一下跪倒在她老人家面前:“三婶婶,交公粮为了抗战,是天大的事,侄儿不敢也绝不可能营私舞弊。婶娘有气冲侄儿来,要打要骂我都领受。今天就是带着你孙子一块来请罪的。”说着伸手拉我和他一同下跪。我见此状,不知为什么就流下了眼泪。

 

三奶奶平常很疼我这个家族中的第一个孙子。她迅速地把我拉到身边,紧紧地搂住了我:“乖乖别哭,你一哭三奶奶更伤心。”又朝着我父亲说:“你也起来罢,事情过去就算了,别再说那些没用的了。”

 

回家的路上,父亲如释重负。明媚的月光下,浩瀚的高邮湖波光粼粼,万籁俱寂。父亲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孩子,严冬就要过尽,春天快来了……”

 

父亲生前这两则平凡的故事,让我受益匪浅。写出来,献给新时代的孩子们,权作洒落在春苗和花朵上的些许水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