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散文 » 散文照抄 » 才有梅花便不同

才有梅花便不同

时间:2015-04-15


朋友来电话,说他又写诗了,还发表了几首。为了这次发表,他要请客,让我务必参加。

 

听罢又惊又喜。朋友是诗人,成名于上世纪80年代。那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同时膨胀的时代,一首好诗往往能让人激情膨湃,甚至让一个单位一片社区为之疯狂。在人们的狂热崇拜中,朋友的诗一首首发表,居然还发到了国外。当时,朋友走到哪里,鲜花和掌声就跟到哪里;朋友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人们记录和传颂。也许是为印证乐极生悲的道理吧,在朋友创造个性辉煌的同时,他所供职的企业效益一天天下滑,最后不得不关门大吉。失去生活来源的朋友一下子陷入了窘境之中,最后几乎连大米都吃不够了。

 

先为生计谋,再为名利计。对朋友来说,这一经验的获得,其代价确实不小。为了讨生活,朋友开过小店,拉过三轮,贩过大白菜……一个诗人沦落至此,立马会成为社会的反面教材,于是乎,诗歌一夜之间变得让人不可捉摸,甚至让人感到有点邪恶。那段时间,朋友害怕别人称他为“诗人”,我们呢,害怕被别人说成是“诗人的朋友”。诗歌怎么啦?诗人怎么啦?诗人的朋友怎么啦?这些疑问,就是我们当年的天问。

 

踏着碎碎的小雪向朋友家走去。推开略显铺张的院门,一股梅香扑面袭来,让人心头为之一震。另外几个被邀的客人已先行到达,大家见面,哑然失笑——还是几位老写友啊。这么多年,小城路宽了、楼高了、车多了,但爱好写作的人并未增多,难道当初诗歌的滑坡,为以后许多年埋了蛊?

 

酒桌居然安排在院里的梅树下,还算奇特。桌边一壶老酒、桌下一条老狗、桌上几位老友,这样的情境应出自唐诗宋词吧?酒后掏心窝子,几位老友说还是拿笔写写吧,如今吃穿不愁,而我们既非麻坛高手,又非酒桌精英,更不配当烟花翠柳处的青衫客,能干些什么养精神呢?还得靠笔。

 

话虽如此,酒桌之上,还是谈到了股市、楼市,谈到了投资与旅游。经历风雨的人,其理性的一面往往更显可爱。朋友说如今诗歌不值钱,但他愿意掏钱养着诗歌。说着,他把发表的诗作及稿费单拿给我们看,天,有一张稿费单居然只有五元。

 

可这又有什么呢?我们不都在快味地写作着么!

 

临别之时,朋友赠我们每人一束梅。归来插梅于室,清香淡远。这般意境里,突然想放下手头浮躁的俗事,静下心去读一本书。于是就着梅香,打开取暖器,悠悠闲闲地看了起来。那一刻,时光仿佛又回到从前;人生,仿佛在一场轰轰烈烈的轮回后再一次开始。岁月啊,你到底深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味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