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散文 » 伤感心情散文 » 得之心而寓之酒

得之心而寓之酒

时间:2015-04-12


故乡,对于一个常年漂泊在外的游子,即便久居天堂,也总藏掖不住那浓浓的乡情。朋友老王,尽管小有成就,也举家落户了苏州,可每每说起老家,两眼顿时无尽的光芒。生怕我们不知道滁州、更不晓他那小县城——全椒,总不厌其烦地喃喃自语着:克强总理的故乡、醉翁亭、《儒林外史》都在我们那儿……

 

暑假赋闲在家,老王来邀小聚。说起吃,他不无感叹:苏州么,吃来吃去就咯点花头,要在我们老家,可以吃各式土菜。我随口道:那就去你老家。他显然不信我会去,而我却正想走出这钢筋水泥的城堡,恣情于山水。于是,邀三五好友,说走就走的远行,也就那么顺理成章了。车一上高速,老王就给他姐打电话:不安排高档酒店,只需土菜馆。我一旁也不忘插话:越土越好!三个半小时的行程,午饭前我们抵达了全椒。县城不大,沿街的商铺,简朴而老旧;微雨中的街面,清新而又宁静;一排排各色的电瓶三轮车,不慌不忙地在前方为我们“开道”;车身贴满“上车4元,招手即停”广告的起亚出租车,随处可上下客;两旁各式以“儒林”命名的住宅小区,毫不掩饰地告诉着远方的来客:这是《儒林外史》作者的故乡。

 

而全椒人民的热情好客,却是我始料不及的。老王姐姐安排在自家门口的土菜馆,土得让人有点难以置信:简单的厨房里,一个个大盆里早已烹制好的菜肴,芳香扑鼻。也不用点菜,一咕噜全上齐了:闻所未闻的天下第一汤–牛尾汤,刺猬肉、野兔、黑山羊……更惊讶的是,老王姐妹姑嫂,为迎远方之客,全都端起了白酒杯,大口敬酒,这让我这个“苏州小绵羊”汗颜不止。薄醉微熏之时,似乎才明白文木先生何以能睥睨尘俗而“倾酒歌呼,穷日夜”了。

 

宾馆一觉,直至傍晚时分,早已错过了约定参观吴敬梓纪念馆的时间。老王大哥已然安排了另一家土菜馆,而其一家子也早已摆开牌局,鏖战正酣。见我醉眼惺忪而至,大哥忙招呼入座,大嫂则热情端上茶水。闲聊中得知,全椒人喊大嫂为大姐,以示亲热;周末休息,一家子就好打牌消遣,却不赌钱;早上一般起得都晚,生活节奏不快。我煞是羡慕这种悠悠然而忘乎所以的慢生活,似乎也渐渐触摸到了全椒人特有的悠闲,以及根植于文木先生那鄙视功名利禄思想深处之土壤:“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次日一大早,浓睡还不消残酒。却不晓老王他们饭后打牌至午夜,方记起大姐说全椒人周末一般睡到9点。终于,老王带我们去吴敬梓纪念馆了,大哥又执意留我们去品尝没有桌子、只能围着灶台吃饭的土菜,无奈我们见“儒林”、“醉翁”心切,只能作罢。车行驶在县城北郊的南环西路上,两边一旁是穿花度柳的暗红流廊,另一旁是扶石依泉的文化雕塑,充满着“儒林”的气息。纪念馆只需登记便可入馆,门可罗雀。我们一行冒雨拜谒了“百代文宗”后,又匆匆赶往了琅琊山,急睹“醉翁”风采。

 

只惜大雨倾盆,头顶磅礴如注,脚下“酿泉”汹涌。只能坐上游览车,却仰之弥高,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走马观花似的登临,虽身在其境,也只能心存敬畏。还未及嗅那幽香野芳,赏那繁阴佳木,已过午饭时间了。老王内侄早已在琅琊山脚下预备好土菜,我们只能恭敬从命。席间,山肴野蔌、深溪肥鱼、香泉洌酒不绝,直至晕晕乎乎。恍惚间,老王内侄夫妇绕桌端杯,念念有词:“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我陡然惊起:这才是“醉翁之乡”!于是乎,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虎哥醉也。

 

匆匆滁州行之憾,则未尝及围着锅台吃之土菜,未细品滁州之人文积淀,未忘乎所以纵情于山水;而匆匆滁州行之乐,则虽未细及皖东风土,但“清流”人情却满溢:以民之乐而乐的宽简不扰之风尚,及杂然而前陈太守之宴的滁人质朴之民风,吾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