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散文 » 《春兰》

《春兰》

时间:2015-04-04


大雨,天连着地,地接着天,一片迷蒙。城南小学门前,数十辆自行车、人力车你挤我撞,为接孩子,吆喝声不绝于耳。突然,一辆三轮车被挤翻在我的身旁,我急忙帮车主将车扶起来。车主原是40多岁的中年妇女,个头不高,身体瘦弱。头发、衣服被雨水淋透。她微红着脸,朝我笑了笑,她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复杂的表情呈现在她的面庞上。她感激地朝我点了点头,回转身去整理她那摔倒的人力三轮车。我心为之一震:此人怎么如此面熟?

 

我努力在记忆深处搜寻着往日的故事。对,她不就是与我小表侄解除婚约的春兰吗?她与我小表侄青梅竹马,同学多年。后来,我小表侄考上大学,婚约遂被解除。春兰没有责备或埋怨我小表侄一句,默默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后来,听说她嫁给一位国营企业工人了。当时,为我小表侄退亲,我还做过一些劝阻工作。她怎么来这蹬三轮车呢?我悄悄靠近她的身旁,默默撑起那把旧雨伞为她遮挡一阵风雨,她回转身看了看我,眼里闪射出一束感激之光。从她的眼光中我看到了她凄婉的过去,也看到了她哀怨的现在。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从心底发出一种普通人常有的同情心,我想上前安慰她几句,可我又不愿损伤她的自尊。这种矛盾的苦痛,一时咬噬着我的心灵,我窘迫极了。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雨中的等待是漫长而难熬的。

 

正当我处境尴尬时,我的侄孙女小芹从雨中走来,她首先问我怎么站在这里的,我说我在天宝宾馆会客回家时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所阻,说着,她又笑着走到春兰面前,说了一声“阿姨好。”我很诧异,悄悄问小芹是怎么认识她的。小芹对我说:她现在是我的邻居,知道我今天要加班帮我来接孩子的,小芹还说春兰阿姨很苦,丈夫下岗后中风瘫痪在床,还有一个多病的老婆婆,全家生活靠她蹬三轮车维持。听了小芹这番话语,我的心像被电击了一下,震颤不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春兰如今落到这步田地。

 

雨,虽然还在不停地下着,但城南小学离我家并不远,我深深望了春兰一眼,便准备冒雨回家,可春兰执意要我坐她的车,她说:你老人家年纪大了,雨中岂能步行,先把你送回家,再来接小芹母子,还未等我点头,小芹便拉我上车,我感到很为难,怎么好意思坐这弱女子的三轮车呢!

 

三轮车在风雨中颠簸着,那一脚脚吃力的踩踏,就像踏在我那脆弱的心上,仿佛要踏碎我那彷徨而又杂乱的思绪。红尘滚滚,万千众生,难脱尘世的宿怨。物欲横流,有几个人凭劳动说明自己的清白。人生游戏往往不按着正常法则运转,人活着就是要忍受来自方方面面的痛苦和折磨。物质上的、精神上的,很难遂愿。像春兰这样饱受精神和生活磨难,如今还能坚强耕耘一片绿洲的女子,实属难得,我打心眼里敬佩她,为她那高尚的人格所折服。我相信,困难是暂时的,我从心底里为她深深地祝福:“未来一定很美好!”



上一篇:
下一篇: